日本設計大師山本耀司 擁有陪伴他直到死亡的品牌

2015年11月29日 | 來源:輕工紡織服裝網  http://www.irockandcode.com 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
中研普華報道

  我們曾寫過川久保玲,這個在日本設計舞臺中舉足輕重的設計師,解構主義、女權、挑戰傳統成為了她的標簽,初入西方時裝圈時也被時裝評論者們稱為“破爛chic”,如今擁有自己的工作室,并培養了一眾新銳的日本設計師。
  
  而日本設計大師里,除了川久保玲,一定會提及的就是山本耀司(YamamotoYōji)。比川久保玲稍晚一些在西方“出道”,他的設計汲取了本國傳統的設計元素,標志性地大量使用黑色(然而用起其他色彩時也非常驚艷),擅長使用面料和不對稱剪裁,和川久保玲一同掀起了西方時尚對于東方服裝設計的思考。
  
  當時《衛報》的時裝編輯BrendaPolan這樣回憶:“在那之前巴黎從沒有過那種黑色、奔放、寬松的服裝,它們引起了關于傳統美、優雅和性別的爭論。”不過,即便他們本身認為自己的設計非常國際化,但西方世界依舊將其解讀為“日本式”的服裝設計。
  
  山本耀司以做男裝出名,即便是女裝,也是以男裝的思路在做女裝的設計——這也并不罕見,在現代時裝設計中,男裝對女裝設計的影響不容小覷。他希望通過讓女人穿上男人的衣服,令女性逃離由男性決定的“女性化”定義。雖然這樣的理念容易顯得刻意和過猶不及,但一種思潮的掀起往往因為直觀的沖擊,山本耀司的衣服就扮演了這樣的一個角色。
  
  近日,山本耀司的2016年春夏女裝系列在巴黎時裝周辦秀。這次的設計靈感來源于18世紀歐洲的胸衣和襯裙,依然是標志性的黑色,除了最后一個被稱為“自拍”的look全部使用了紅色——連模特的發色也變成了全紅。相對川久保玲的三緘其口,山本耀司更具有表達的意愿,目前72歲的他,除了服裝設計,還在涉獵寫作和繪畫,甚至還想拍一部電影。
  
  i-D對其進行了采訪,他談了談服裝設計的藝術性、影響力、鄉愁以及其他。
  
  Q:你曾經說過時尚無關潮流,你具體指的是什么?
  
  A:我從來都沒有遵循過所謂的時尚規則。我總是能夠發現一些只屬于自己的捷徑,或者說是路徑。我往往希望自己能夠反對所謂的時尚系統,并提出一些全新的東西。當所有人都說這件東西是美麗時,我通常都不會喜歡它。
  
  Q:你認為自己是一個藝術家嗎?
  
  A:我不知道,我對藝術這個詞匯的使用往往很小心。究竟什么是藝術,是那些能夠將你的心臟撕裂開來,并且能夠改變你的生活的東西嗎?它是一個珍貴的詞匯,不恰當地使用它會顯得很危險。如果說時尚是一種藝術,那么它就不會成為時尚了。
  
  Q:時尚難道從來就不可能成為一種藝術嗎?
  
  A:不,從來都不是,它只是一些衣服。
  
  Q:自從你涉足時尚至今,它是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?
  
  A:是的。我認為快時尚正在摧毀一切。人們正在浪費衣服,他們買買買,有時候買回去的衣服還沒有穿過就被扔進了垃圾桶里。這是一種污染。世界上已經擁有那么多不需要的浪費了,究竟有多少飛機正行駛在天空中呢?地球正在變暖,它正在生氣。
  
  說實話,我并不是一個環保主義者,但我覺得我們必須好好思考如何管理好這個行業。人們應該冷靜一些,不要那么激進,總想著要更多就顯得很累人。那些本該給人帶來舒適的物件,正在以讓人不舒服的形式存在著。
  
  Q:你知不知道自己影響了一代設計師?
  
  A:新的一代并沒有足夠的呼吸空間,他們應該關掉手中的顯示屏。他們以為他們能夠通過電腦了解世界,事實上并不能。我個人尚未發現什么人能夠達到我的水準,我并沒有對手。至少,目前還沒有。
  
  Q: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停止服裝設計?
  
  A:我無法想象自己退休的那一天,那樣的生活應該會非常無趣。我也很難想象我的品牌失去我之后會怎么樣,我認為沒有了我,YamamotoYohji也將死去。
  
  Q:你是一個戀舊的人嗎?
  
  A:有一點。過去的時光中總有一些浪漫的東西,它刺激著我的思考。但我本身是一個永不滿足的人,永遠想要創新。那種“想要更好”的想法是我的發動機,它比戀舊更重要。事實上,我是一個悲觀的人,我的母親是寡婦,我成長于貧困之中,在我5歲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了,世界是不公平的。但我的內心總有一把火,我絕對不會讓自己陷入平庸。
  
  Q:我們能做些什么來避免平庸呢?
  
  A:當我在東京開始做衣服時,每個人都批評我,“為什么這個人要設計這些破破爛爛的衣服”。當時的我并沒有選擇放棄,而是冒著風險去巴黎,開了一家小店,希望那里的人們會喜歡我這些“骯臟破爛”的衣服。
  
  Q:但你最終成功了!
  
  A:是這樣的。但我對成功永遠抱著謹慎的態度,它引起嫉妒,也引發暴力。當我們嘗到了成功的滋味,我們就會永遠為其所累。在我看來,成功只是對努力工作的嘉獎,但美國人對其有著不同的理解(笑)。
  
  Q:現在的你,還想要些什么?
  
  A:對我目前來說,和做衣服相關的事情,我幾乎成為了一本百科全書。我可以回答任何問題,但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在困擾著我。我希望我能夠繼續前行,我正在開始寫作和繪畫。我是一只鳳凰。我想開始拍電影了。
  
  Q:想拍什么樣的電影?
  
  A:半虛構,半記錄形式的,也可以是情色電影。

關于我們
·公司簡介
·組織機構
·發展歷程
購買幫助
·征訂方法
·付款帳號
·常見問題
中研普華
大品牌 買放心7天×24小時
400-086-5388
客戶服務
·尊貴客戶
·服務承諾
·產品配送
公司實力
·實力鑒證
·媒體報道
·招股書引用
一本首久久综合久久爱,俺来也俺去俺也去官网,俺去了最新官方网在线,亚洲在线v观看免费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